热点话题
Report: Oceans's deteriorating health nearing 'irreversible' 海洋健康状态恶化几乎无可挽回
发布日期:2010-11-4
        

一项发人深省的新报告警示称:海洋正面临一次过去数百年间从未发生的“彻底且不可逆转的生态转型”,因为温室气体和气候变化已经影响到海洋的温度、酸度、海氧含量、食物链以及主要的洋流系统,而这些则可能改变全球气候。

 

发表在《科学》杂志的该篇报告指出:在过去的100年里,海洋上层的平均温度上升了不止1华氏度,并且全球洋面温度仅在1月份就曾2次刷新当月最高温度记录。尽管海洋酸度只是略有上升,但对于如果不是数百万年也是数十万年以来一直保持稳定的海洋化学结构来说,已然发生了较大的偏离。1998—2006年,太平洋和大西洋中缺乏营养的“海洋沙漠”面积增长了15%,约为250万平方英里。美国西北部和非洲南部海岸水域氧气含量持续下降,导致经常出现死亡地带。古生物学证据表明,海洋中氧气含量下降是至少四五次大规模生物灭绝的主要原因。自20世纪80年代初,作为食物链低端的关键生物,浮游植物的数量下降了6%,而这一变化的70%都出现在海洋北部的海域。科学家已经发现浮游植物个体正逐渐变小。

 

      报告称:在过去,火山运动和大规模陨石撞击曾为加速灭绝推波助澜,而现在大量证据表明人类活动正在以类似规模加速上述变化。在全球海洋中正在发生的上述许多变化将可能在未来几年内导致严重的后果。

 

后果之一可能是主要洋流系统的破坏,特别是北部和南部的洋流系统。暖流从赤道循环到极地,寒流从极地循环回赤道。而极地升温以及由于冰原融化导致的洋面海水盐度下降将破坏这一循环系统。洋流变化还将对诸如厄尔尼诺---南方涛动、太平洋年代振荡和北大西洋涛动等一些气候现象产生影响。科学家正开始逐步研究这些现象如何影响全球气候模式。尽管我们目前还不确定这些可变因素在未来几年内变数几何,但海洋和大气热含量的持续升高将很有可能对全球主要洋流系统的强度、方向以及循环方式产生深刻影响。

 

美国西北部海岸沿岸的大型褐藻森林,以及珊瑚、海草、红树林和盐沼正在受到来自海洋变化的威胁,而它们为数以千计的物种提供了栖息地。而北极熊并不是唯一濒临灭绝危险的哺乳动物,企鹅和海豹的数量同样也在减少。

                                                                       (白光祖   熊永兰

    原文来自: http://www.physorg.com/news197521399.html